联系方式
  • 法律咨询热线:
  • 13564084343
  • 微信号:
  • wgf90990
  • 电话、传真:
  • 021-66987299
  • 办公地址:
  • 上海市共和新路5000弄6号1608室(共和新路与共康路路口,绿地集团)

你现在的位置: > 刑事辩护 >

  
1郑某2、杨某某1等合同诈骗一审刑事判决书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9-05-15 09:37 点击量:

郑某2、杨某某1等合同诈骗一审刑事判决书


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公诉机关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郑某2。
 
  被告人杨某某1。
 
  被告人陈某6。
 
  被告人洪某某。
 
  被告人李3。
 
  被告人余某2。

  被告人庄某。
 
  被告人韩某某。

  被告人杨某2。 
  被告人张某2。

  被告人宋某1。
 
  被告人宋某2。
 
  被告人郑某。

  被告人黄某某。
 
  被告人余某4。
  
  被告人余某5。

  被告人陈某8。
  
  被告人陈7。
  
  上述18名被告人均因本案于2018年4月20日被羁押,同年4月2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2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上海市宝山区看守所。
  被告人余某3。
  
  被告人孙某某。
 
  被告人巴某某。
  
  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检察院以沪宝检二部刑诉(2018)7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郑某2、杨某某1等21人犯诈骗罪,于2018年11月29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陈某5出庭支持公诉,上列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控:
  2018年3月至案发,季仁中(另案处理)伙同被告人杨某某1、郑某2等人,先后以位于本区蕰川路XXX号上海亦游公司、上海传实展览有限公司等公司的名义,通过电话、网络等方式诱骗出售文玩藏品的被害人,一方面谎称能高价收购或代为出售藏品,诱骗被害人携带藏品至指定的上海适肯检测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适肯公司”)、上海与爵科技信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与爵公司”)、上海宣展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宣展公司”)等所谓的鉴定机构进行有偿鉴定,并事先与鉴定机构共谋出具虚假鉴定报告,以鉴定结果不满足收购标准拒绝收购,从而骗取鉴定服务费;另一方面向被害人签署虚假代某某展销合同,以开展拍卖会、展销会名义骗取被害人服务费、宣传费等费用。期间,由被告人杨某某1、郑某2担任公司总经理,招募被告人陈某6等人为前台负责登记客户、安排接待,招募被告人洪某某为行政管理,负责打印及销毁合同,招募被告人李3担任保安并负责通风报信,招募被告人余某2、庄某、孙某某、韩某某及何家付、戚盈盈、赵天豪、萧若雨(均另案处理)为公司业务总监,招募黄捷、司强(总监为被告人庄某)、刘广发、查海青、李日青(总监为何家付)、被告人杨某2、张某2及袁帅、梁飞天(总监为被告人韩某某)、被告人宋某2、郑某、巴某某及林明远、李孟伟(总监为被告人孙某某)、被告人余某4、余某5、陈某8、余某3及叶长荣、张威风、杨世友、张海贵、杨正宗、曹高威(总监为被告人余某2)、被告人宋某1、陈7及张大星、杨少华担任公司业务员,以前述方式骗取被害人钱财,后季仁中、杨某某1、郑某2等人将诈骗所得的赃款以公司员工职级、业务量等方式进行一定比例分成。至案发,该亦游公司犯罪团伙诈骗金额共计人民币元488,600(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具体情况如下:
  1、2018年3月31日、4月13日,被告人郑某2等人在上海亦游公司内,以代为高价拍卖被害人张1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宣传费的方式,骗取张1共计10,000元。
  2、2018年3月26日,被告人郑某2、杨某2及何家付、赵娜(另案处理)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与爵公司内,以代为出售被害人田某1、车某某夫妇持有的陨石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田某1、车某某夫妇共计12,000元。
  3、2018年3月31日、4月4日、4月7日,被告人余某5、余某4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宣展公司内,以代为交易被害人任某某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现金、银行卡转账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任某某共计25,000元。
  4、2018年4月,被告人巴某某伙同林明远(另案处理)等人在亦游公司、适肯公司内,以代为交易被害人刘某1、王1持有的马某、牛黄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刘某1、王1共计41,000元。
  5、2018年4月2日、3日,被告人杨某某1、郑某2、韩某某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宣展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林某某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微信转账、现金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林某某共计19,000元。
  6、2018年4月2日、6日,周斌(另案处理)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与爵公司内,以代为拍卖被害人魏某1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展览费、鉴定费的方式,骗取魏某1共计13,000元。
  7、2018年4月2日,被告人杨某某1、郑某2、杨某2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宣展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杨1、邹某某夫妇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现金、微信扫码、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保证金的方式,骗取杨1、邹某某夫妇共计26,500元。
  8、2018年4月7日,黄捷、司强、李某某1、汤凤娥(均另案处理)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等地,以代为收购、拍卖被害人赵某1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银行转账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赵某1共计8,000元。
  9、2018年4月7日,袁帅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适肯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刘某2持有的铜盘为幌子,又以微信转账、现金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刘某2共计10,000元。
  10、2018年4月7日,被告人庄某、陈某8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适肯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陈1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以POS机刷卡、微信转账的方式,骗取陈1共计23,500元。
  11、2018年4月7日,被告人宋某1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与爵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刘某3持有的鸡宝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刘某3共计11,800元。
  12、2018年4月8日,被告人张某2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适肯公司内,以代为高价出售被害人陈某2持有的羊某某幌子,又以支付宝转账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陈某2共计12,800元。
  13、2018年4月9日,被告人余某2伙同李孟伟(另案处理)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适肯公司内,以代为高价出售、拍卖被害人罗某某、曾某某夫妇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罗某某、曾某某夫妇共计12,800元。
  14、2018年4月11日,被告人杨某某1伙同杨少华(另案处理)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适肯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于某某持有的砚台为幌子,又以现金、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于某某共计10,000元。
  15、2018年4月12日,被告人杨某某1、宋某2及李某某1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适肯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缪某某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缪某某共计15,000元。
  16、2018年4月12日,被告人孙某某、宋某2等人在亦游公司内,以代为高价拍卖被害人潘某某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潘某某共计10,000元。
  17、2018年4月12日,被告人余某4伙同杨正宗、杨世友(均另案处理)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适肯公司内,以代为高价拍卖被害人方某某持有的西班牙双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微信转账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方某某共计11,000元。
  18、2018年4月13日,被告人韩某某、杨某2、陈某8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适肯公司内,以代为高价出售被害人顾某某1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顾某某1共计8,000元。
  19、2018年4月13日,被告人陈7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等地,以代为高价出售被害人杨某1、危芬芳夫妇持有的铜镜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杨某1、危芬芳夫妇共计12,800元。
  20、2018年4月14日,被告人杨某某1、韩某某、张某2及周斌、汤凤娥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适肯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袁某某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袁某某共计13,500元。
  21、2018年4月14日,被告人庄某伙同曹高威(另案处理)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适肯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林某某1持有的粮票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微信转账支付鉴定费、展示费的方式,骗取林某某1共计19,800元。
  22、2018年4月14日,张威风(另案处理)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适肯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赵某某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以POS机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赵某某共计15,800元。
  23、2018年4月15日,张海贵(另案处理)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适肯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李某某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以微信转账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李某某共计8,000元。
  24、2018年4月16日,被告人杨某某1、韩某某、李3及赵娜(另案处理)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与爵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邓某某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现金、微信扫码转账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邓某某共计22,000元。
  25、2018年4月16日,被告人韩某某、杨某2、洪某某及赵娜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与爵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田某2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微信扫码转账、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田某2共计8,500元。
  26、2018年4月16日,被告人宋某1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王某某1持有的银元为幌子,以支付鉴定费的方式欲骗取王某某16,000元时被识破而未得逞。
  27、2018年4月17日,被告人韩某某、杨某2伙同何家付、周斌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与爵公司内,以代为高价出售被害人李某1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微信扫码转账、现金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李某1共计16,500元。
  28、2018年4月17日,被告人孙某某、宋某2及周斌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与爵公司内,以代为高价出售、拍卖被害人柴某某持有的双旗币为幌子,又以微信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柴某某共计7,000元。
  29、2018年4月18日,袁帅、周斌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与爵公司内,以代为高价出售、拍卖被害人张某3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张某3共计9,000元。
  30、2018年4月18日,被告人余某3伙同李日青(另案处理)伙同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与爵公司内,以代为高价出售被害人魏某2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现金支付信息认证费的方式,骗取魏某2共计9,000元。
  31、2018年4月18日,被告人余某2、郑某及李某某1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与爵公司内,以代为高价收购、拍卖被害人秦某持有的鸡宝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秦某共计14,000元。
  32、2018年3月27日、4月5日、4月6日、4月17日,亦游公司业务员以上述同样手法,骗取被害人沈某某9,800元、梁某某10,000、秦某某6,500元、刘某127,000元。
  2018年4月20日,被告人黄某某、杨某2等人再次以上述方式对被害人杨某2、郑某1、陈某某1、王某某、宋某某、谢某某、牛某某、高某、汪某某1、刘某2、杨某某、周某某、李某某2、陈某某实施诈骗时,该诈骗团伙被宝山分局当场查获而未得逞。同年4月23日在本区共富一村小区抓获被告人余某3;5月10日在本区三泉路XXX弄XXX号XXX室抓获被告人巴某某;6月15日在本市古浪路XXX弄XXX号XXX楼福园网吧抓获被告人孙某某。
  此外下列被告人还涉及其他诈骗犯罪事实:
  1、2017年3月间,被告人宋某1等人先后在上海默宝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地,以代为高价出售被害人顾某某持有的佛像为幌子,又以现金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顾某某共计20,000元。
  2、2017年5月8日,被告人余某2、黄某某等人先后在本区长逸路XXX号某公司、上海茂元艺术品检测鉴定技术有限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赵某2、张4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现金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赵某2、张4共计12,800元。
  3、2017年8月5日,被告人杨某某1、郑某2伙同梁飞天(另案处理)等人先后在本区长江软件园一商务楼、上海慨伦检测技术有限公司内,以代为高价出售被害人范某持有的西班牙币为幌子,又以支付宝转账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范某共计5,000元。
  4、2017年9月11日、9月12日,被告人杨某某1等人先后在本区长江路XXX号中成智谷科技园内一商务楼、上海赢敏艺术品检测技术有限公司内,以代为拍卖被害人路某某持有的青铜鼎、瓷花瓶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路某某共计47,800元。
  5、2017年9月至12月,被告人巴某某等人在上海晟楷鉴定中心等地,以代为高价出售被害人冉某某持有的银元钱币为幌子,又以现金支付、银行汇款支付鉴定费、劳务费的方式,骗取冉某某共计29,200元。
  6、2017年下半年某月,被告人郑某伙同戚盈盈先后在本区逸仙路淞发路一大楼内、上海尧舜鉴定公司内,以代为高价拍卖被害人余某1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余某1人民币共计36,000元。2018年3月29日,被告人郑某被余某1带至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顾村派出所内,将上述骗得的钱款如数归还于余某1。
  7、2017年10月13日,被告人余某3伙同查海青等人先后在上海鼎覃实业有限公司、上海益忻艺术品科技认证中心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熊某某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熊某某人民币共计14,000元。
  8、2017年10月15日,被告人郑某2伙同张威风(另案处理)等人在宣宁文化发展(上海)有限公司、堃玉(上海)检测技术有限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陈某3持有的羊某某幌子,又以现金、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陈某310,800元。
  9、2017年10月19日,被告人庄某等人先后在上海鼎覃实业有限公司、上海益忻艺术品科技认证中心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向某某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支付宝转账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向某某共计15,000元。
  10、2017年10月23日,被告人余某2伙同曹高威等人先后在上海鼎覃实业有限公司、上海益忻艺术品科技认证中心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吴某某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吴某某共计17,600元。
  11、2017年11月2日、11月7日及2018年1月11日、1月13日、1月20日、3月1日、3月9日,被告人陈7先后在江苏省苏州市等地,以代为高价出售被害人尚某、李2持有的恐龙化石为幌子,又先后以现金、微信转账支付鉴定费、保证金、打点费、好处费等方式,骗取尚某、李2共计108,000元。
  12、2017年11月,被告人巴某某等人在上海义幻艺术品有限公司等地,以代为高价出售被害人孟某某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孟某某共计19,800元。
  13、2017年11月13日,被告人陈某8等人先后在本区逸仙路一公司、上海宣展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陈某4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陈某4共计12,500元。
  14、2017年12月7日、12月8日及2018年1月2日、1月3日、1月11日,被告人余某3等人在本区逸仙路XXX号某公司等地,以代为高价拍卖被害人凌某某持有的民国钱币收取手续费、家中有事急需资金、公司有事急需资金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宝及微信转账的方式,骗取凌某某共计61,100元。
  15、2017年12月10日,被告人余某4等人在上海鼎覃实业有限公司内,以代为高价拍卖、出售被害人汪某某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保险费的方式,骗取汪某某共计6,000元。
  16、2018年3月26日,被告人陈7伙同张大星(另案处理)等人先后在本区长逸路XXX号A幢复旦软件园某公司,以上海适肯文化艺术品有限公司、上海颖斐信息登记中心为名,以代为高价出售、拍卖被害人王某2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王某2共计16,800元。
  17、2018年3月27日,被告人陈7伙同张大星等人先后在上海适肯文化艺术品有限公司、上海颖斐信息登记中心内,以代为高价出售、拍卖被害人张某5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以现金、微信扫码转账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张某5共计8,700元。
  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了被害人的陈述、微信聊天记录、微信转账记录、银行转账记录、收据、鉴定书、艺术品销售服务合同、艺术品交易协议、协议等书证、证人证言、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出具的搜查笔录、扣押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抓获情况、工作情况、被告人的户籍资料、供述及辩解等证据指控被告人郑某2、杨某某1等21名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诈骗罪;提请本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分别追究被告人郑某2、杨某某1等21名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被告人郑某2等21名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本案各被告人均系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故对本案定性应认定为合同诈骗罪;对被告人郑某2等21名被告人均应认定为从犯。被告人杨某2、郑某、余某4、余某5、余某3具有坦白情节,被告人杨某某1、庄某、韩某某、巴某某、陈7、陈某8、张某2、宋某2、黄某某应认定当庭自愿认罪,请求对上述被告人分别依法或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陈某6、洪某某、李3及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陈某6、洪某某、李3在加入亦游公司时,对亦游公司系从事合同诈骗的公司并不知情,应认定三名被告人均不构成犯罪,即便三名被告人在工作中对亦游公司从事合同诈骗有所知情,其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也是轻微的。部分被告人的辩护人提出,公诉机关认定的犯罪金额的现金部分,缺乏收据等证据印证的部分应不予认定。部分被告人及其辩护人表示愿意退赔赃款,请求对相关被告人从轻处罚。部分被告人的辩护人提出,对公诉机关未认定坦白情节的被告人郑某2、余某2、宋某1、孙某某等人也应认定坦白情节。被告人庄某、郑某、黄某某、陈清凤、陈7、巴某某的辩护人请求对庄某、杨某2、郑某、黄某某、陈清凤、陈7、巴某某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被告人余某2的辩护人当庭出示了美团交易记录等证据,以证实被告人余某2在2017年5月8日不具备作案时间。
  经审理查明:
  2018年3月至案发,季仁中(另案处理)伙同被告人郑某2、杨某某1等人,先后以位于本区蕰川路XXX号上海亦游公司、上海传实展览有限公司等公司的名义,通过电话、网络等方式诱骗出售文玩藏品的被害人,一方面谎称能高价收购或代为出售藏品,诱骗被害人携带藏品至指定的适肯公司、与爵公司、宣展公司等所谓的鉴定机构进行有偿鉴定,并事先与鉴定机构共谋出具虚假鉴定报告,以鉴定结果不满足收购标准拒绝收购,从而骗取鉴定服务费;另一方面向被害人签署虚假代某某展销合同,以开展拍卖会、展销会名义骗取被害人服务费、宣传费等费用。期间,由被告人杨某某1、郑某2担任公司总经理,招募被告人陈某6等人为前台负责登记客户、安排接待,招募被告人洪某某为行政管理,负责打印及销毁合同,招募被告人李3担任保安并负责通风报信,招募被告人余某2、庄某、孙某某、韩某某及何家付等人(均另案处理)为公司业务总监,招募黄捷、司强(总监为被告人庄某)、刘广发、查海青、李日青(总监为何家付)、被告人杨某2、张某2及袁帅、梁飞天(总监为被告人韩某某)、被告人宋某2、郑某、巴某某及林明远、李孟伟(总监为被告人孙某某)、被告人余某4、余某5、陈某8、余某3及叶长荣、张威风、杨世友、张海贵、杨正宗、曹高威(总监为被告人余某2)、被告人宋某1、陈7及张大星、杨少华担任公司业务员,以前述方式骗取被害人钱财,后季仁中、杨某某1、郑某2等人将诈骗所得的赃款以公司员工职级、业务量等方式进行一定比例分成。至案发,该亦游公司犯罪团伙诈骗金额共计40余万元,具体情况如下:
  1、2018年3月31日、4月13日,被告人郑某2等人在上海亦游公司内,以代为高价拍卖被害人张1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宣传费的方式,骗取张1共计10,000元。
  2、2018年3月26日,被告人郑某2、杨某2及何家付、赵娜(另案处理)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与爵公司内,以代为出售被害人田某1、车某某夫妇持有的陨石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田某1、车某某夫妇共计12,000元。
  3、2018年3月31日、4月4日、4月7日,被告人余某5、余某4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宣展公司内,以代为交易被害人任某某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现金、银行卡转账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任某某共计25,000元。
  4、2018年4月,被告人巴某某伙同林明远(另案处理)等人在亦游公司、适肯公司内,以代为交易被害人刘某1、王1持有的马某、牛黄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刘某1、王1共计41,000元。
  以上事实,被告人郑某2、杨某某1、杨某2、余某5、余某4、巴某某在庭审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被害人张1、田某1、车某某、任某某、刘某1、王1的陈述、辨认笔录、相关交易凭证、微信聊天记录、艺术品销售服务合同等证据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5、2018年4月2日、3日,被告人杨某某1、郑某2、韩某某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宣展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林某某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微信转账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林某某共计9,000元。
  以上事实,被告人郑某2、杨某某1、韩某某在庭审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被害人林某某的陈述、辨认笔录(辨认出郑某2、杨某某1、韩某某)、微信交易记录(显示付款9,000元)、微信聊天记录、艺术品销售服务合同等证据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6、2018年4月2日、6日,周斌(另案处理)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与爵公司内,以代为拍卖被害人魏某1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展览费、鉴定费的方式,骗取魏某1共计13,000元。
  7、2018年4月2日,被告人杨某某1、郑某2、杨某2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宣展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杨1、邹某某夫妇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现金、微信扫码、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保证金的方式,骗取杨1、邹某某夫妇共计26,500元。
  8、2018年4月7日,黄捷、司强、李某某1、汤凤娥(均另案处理)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等地,以代为收购、拍卖被害人赵某1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银行转账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赵某1共计8,000元。
  9、2018年4月7日,袁帅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适肯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刘某2持有的铜盘为幌子,又以微信转账、现金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刘某2共计10,000元。
  10、2018年4月7日,被告人庄某、陈某8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适肯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陈1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以POS机刷卡、微信转账的方式,骗取陈1共计23,500元。
  11、2018年4月7日,被告人宋某1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与爵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刘某3持有的鸡宝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刘某3共计11,800元。
  以上事实,被告人郑某2、杨某某1、杨某2、庄某、陈某8、宋某1在庭审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被害人魏某1、杨1、邹某某、赵某1、刘某2、陈1、刘某3的陈述、辨认笔录、微信聊天记录、相关交易凭证、现金收据、艺术品交易协议、艺术品销售服务合同、与爵公司属权登记等证据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12、2018年4月8日,被告人张某2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适肯公司内,以代为高价出售被害人陈某2持有的羊某某幌子,又以支付宝转账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陈某2共计12,800元。
  以上事实,被告人郑某2、杨某某1在庭审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被害人陈某2的陈述、辨认笔录(2018年4月8日,其在亦游公司内被张某2以高价收购其“羊宝”为幌子骗取鉴定费12,800元)、相关交易凭证(支付宝付款给张某2指定的一个李3的工商银行卡内12,800元)、微信聊天记录(与被害人张某2的陈述可以相互印证)等证据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13、2018年4月9日,被告人余某2伙同李孟伟(另案处理)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适肯公司内,以代为高价出售、拍卖被害人罗某某、曾某某夫妇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罗某某、曾某某夫妇共计12,800元。
  14、2018年4月11日,被告人杨某某1伙同杨少华(另案处理)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适肯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于某某持有的砚台为幌子,又以现金、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于某某共计10,000元。
  15、2018年4月12日,被告人杨某某1、宋某2及李某某1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适肯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缪某某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缪某某共计15,000元。
  16、2018年4月12日,被告人孙某某、宋某2等人在亦游公司内,以代为高价拍卖被害人潘某某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潘某某共计10,000元。
  17、2018年4月12日,被告人余某4伙同杨正宗、杨世友(均另案处理)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适肯公司内,以代为高价拍卖被害人方某某持有的西班牙双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微信转账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方某某共计11,000元。
  18、2018年4月13日,被告人韩某某、杨某2、陈某8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适肯公司内,以代为高价出售被害人顾某某1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顾某某1共计8,000元。
  19、2018年4月13日,被告人陈7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等地,以代为高价出售被害人杨某1、危芬芳夫妇持有的铜镜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杨某1、危芬芳夫妇共计12,800元。
  20、2018年4月14日,被告人杨某某1、韩某某、张某2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适肯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袁某某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袁某某共计13,500元。
  21、2018年4月14日,被告人庄某伙同曹高威(另案处理)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适肯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林某某1持有的粮票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微信转账支付鉴定费、展示费的方式,骗取林某某1共计19,800元。
  22、2018年4月14日,张威风(另案处理)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适肯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赵某某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以POS机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赵某某共计15,800元。
  23、2018年4月15日,张海贵(另案处理)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适肯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李某某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以微信转账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李某某共计8,000元。
  以上事实,除有被告人郑某2、杨某某1、余某2、孙某某、宋某2、杨某2、余某4、陈某8、陈7、韩某某、张某2、庄某的当庭供述证实外,尚有被害人罗某某、曾某某、于某某、缪某某(缪某某辨认出被告人杨某某1、宋某2、李某某1)、潘某某、方某某、顾某某1、杨某1、危芬芳、袁某某、林某某1、李某某的陈述、辨认笔录、相关交易记录、微信交易记录、微信聊天记录、收据、协议、艺术品销售服务合同等证据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24、2018年4月16日,被告人杨某某1、韩某某及赵娜(另案处理)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与爵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邓某某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微信扫码转账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邓某某共计4,000元。
  以上事实,被告人郑某2、杨某某1、韩某某在庭审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被害人邓某某的陈述及辨认笔录、相关微信交易记录(显示付款4,000元)、微信聊天记录等证据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25、2018年4月16日,被告人韩某某、杨某2、洪某某及赵娜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与爵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田某2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微信扫码转账、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田某2共计8,500元。
  26、2018年4月16日,被告人宋某1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王某某1持有的银元为幌子,以支付鉴定费的方式欲骗取王某某16,000元时被识破而未得逞。
  27、2018年4月17日,被告人韩某某、杨某2伙同何家付、周斌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与爵公司内,以代为高价出售被害人李某1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微信扫码转账、现金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李某1共计16,500元。
  28、2018年4月17日,被告人孙某某、宋某2及周斌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与爵公司内,以代为高价出售、拍卖被害人柴某某持有的双旗币为幌子,又以微信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柴某某共计7,000元。
  29、2018年4月18日,袁帅、周斌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与爵公司内,以代为高价出售、拍卖被害人张某3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张某3共计9,000元。
  30、2018年4月18日,被告人余某3伙同李日青(另案处理)伙同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与爵公司内,以代为高价出售被害人魏某2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现金支付信息认证费的方式,骗取魏某2共计9,000元。
  31、2018年4月18日,被告人余某2、郑某及李某某1等人先后在亦游公司、与爵公司内,以代为高价收购、拍卖被害人秦某持有的鸡宝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秦某共计14,000元。
  以上事实,被告人郑某2、杨某某1、韩某某、杨某2、余某2、宋某2、余某3、郑某、宋某1在庭审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被害人田某2、李某1、张某3、魏某2、秦某的陈述、辨认笔录、微信聊天记录、银行刷卡交易记录、pos签购单、协议、艺术品交易协议等证据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32、2018年3月27日、4月5日,亦游公司业务员以上述同样手法,骗取被害人沈某某9,800元,骗取被害人梁某某10,000元。
  以上事实,有经庭审质证属实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害人沈某某、梁某某的陈述,证实2018年3月27日,沈某某在亦游公司内被一名叫“张静”的业务员,以高价收购其收藏的“乾隆碗”藏品,但需要鉴定为由骗取鉴定费9,800元。2018年4月5日,被害人梁某某在亦游公司被一名叫程某的男子以收取其收藏的光绪元宝的参展费某某骗取鉴定费10,000元。
  (2)相关pos签购单和微信付款记录、微信聊天记录、艺术品交易协议、艺术品销售服务合同、收据,证实亦游公司实际收取被害人梁某某10,000元,实际收取沈某某9,800元;相关微信聊天记录,可以与被害人沈某某、梁某某的陈述及艺术品交易协议、艺术品销售服务合同等书证相互印证。
  2018年4月20日,被告人黄某某、杨某2等人再次以上述方式对被害人杨某2、郑某1、陈某某1、王某某、宋某某、谢某某、牛某某、高某(谈妥以16,000元的价格进行相关藏品鉴定)、汪某某1、刘某2、杨某某、周某某、李某某2、陈某某实施诈骗时,该诈骗团伙被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当场查获而未得逞。同年4月23日在本区共富一村小区抓获被告人余某3;5月10日在本区三泉路XXX弄XXX号XXX室抓获被告人巴某某;6月15日在本市古浪路XXX弄XXX号XXX楼福园网吧抓获被告人孙某某。
  以上事实,被告人郑某2、杨某某1、黄某某、杨某2等21人在庭审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被害人杨某2、郑某1、陈某某1、王某某、宋某某、谢某某、牛某某、高某(高某的陈述证实高某与被告人黄某某谈妥以16,000元的价格进行相关藏品鉴定,因被公安机关查获而未交易成功)等人的陈述、公安机关出具的《工作情况》、相关被告人的在案供述及微信聊天记录、手机截屏等证据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此外下列被告人还涉及其他诈骗犯罪事实:
  1、2017年3月间,被告人宋某1等人先后在上海默宝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地,以代为高价出售被害人顾某某持有的佛像为幌子,又以现金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顾某某共计20,000元。
  以上事实,除有被告人宋某1在庭审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被害人顾某某的陈述、辨认笔录、微信聊天记录等证据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2、2017年5月8日,被告人黄某某等人先后在本区长逸路XXX号某公司、上海茂元艺术品检测鉴定技术有限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赵某2、张4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现金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赵某2、张4共计12,800元。
  以上事实,除有被告人黄某某的当庭供述证实外,且有被害人赵某2、张4的陈述、辨认笔录、相关刷卡交易记录、被告人余某2美团外卖交易记录(显示被告人余某2不具备作案时间)等证据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3、2017年8月5日,被告人杨某某1、郑某2伙同梁飞天(另案处理)等人先后在本区长江软件园一商务楼、上海慨伦检测技术有限公司内,以代为高价出售被害人范某持有的西班牙币为幌子,又以支付宝转账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范某共计5,000元。
  4、2017年9月11日、9月12日,被告人杨某某1等人先后在本区长江路XXX号中成智谷科技园内一商务楼、上海赢敏艺术品检测技术有限公司内,以代为拍卖被害人路某某持有的青铜鼎、瓷花瓶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路某某共计47,800元。
  以上事实,被告人杨某某1、郑某2在庭审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被害人范某、路某某的陈述、辨认笔录、相关支付宝交易凭证、pos签购单、微信聊天记录等证据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5、2017年9月至12月,被告人巴某某等人在上海晟楷鉴定中心等地,以代为高价出售被害人冉某某持有的银元钱币为幌子,又以银行汇款支付鉴定费、劳务费的方式,骗取冉某某共计5,800元。
  以上事实,被告人巴某某在庭审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被害人冉某某的陈述、辨认笔录(辨认出被告人巴某某)、相关银行交易凭证(显示2017年12月9日,冉某某通过工商银行汇款给巴某某5,800元)等证据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6、2017年下半年某月,被告人郑某伙同戚盈盈先后在本区逸仙路淞发路一大楼内、上海尧舜鉴定公司内,以代为高价拍卖被害人余某1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余某1人民币共计36,000元。2018年3月29日,被告人郑某被余某1带至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顾村派出所内,将上述骗得的钱款如数归还于余某1。
  7、2017年10月13日,被告人余某3伙同查海青等人先后在上海鼎覃实业有限公司、上海益忻艺术品科技认证中心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熊某某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熊某某人民币共计14,000元。
  8、2017年10月15日,被告人郑某2伙同张威风(另案处理)等人在宣宁文化发展(上海)有限公司、堃玉(上海)检测技术有限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陈某3持有的羊某某幌子,又以现金、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陈某310,800元。
  9、2017年10月19日,被告人庄某等人先后在上海鼎覃实业有限公司、上海益忻艺术品科技认证中心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向某某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支付宝转账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向某某共计15,000元。
  10、2017年10月23日,被告人余某2伙同曹高威等人先后在上海鼎覃实业有限公司、上海益忻艺术品科技认证中心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吴某某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吴某某共计17,600元。
  11、2017年11月2日、11月7日及2018年1月11日、1月13日、1月20日、3月1日、3月9日,被告人陈7先后在江苏省苏州市等地,以代为高价出售被害人尚某、李2持有的恐龙化石为幌子,又先后以现金、微信转账支付鉴定费、保证金、打点费、好处费等方式,骗取尚某、李2共计108,000元。
  12、2017年11月,被告人巴某某等人在上海义幻艺术品有限公司等地,以代为高价出售被害人孟某某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孟某某共计19,800元。
  13、2017年11月13日,被告人陈某8等人先后在本区逸仙路一公司、上海宣展公司内,以高价收购被害人陈某4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陈某4共计12,500元。
  14、2017年12月7日、12月8日及2018年1月2日、1月3日、1月11日,被告人余某3等人在本区逸仙路XXX号某公司等地,以代为高价拍卖被害人凌某某持有的民国钱币收取手续费、家中有事急需资金、公司有事急需资金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宝及微信转账的方式,骗取凌某某共计61,100元。
  15、2017年12月10日,被告人余某4等人在上海鼎覃实业有限公司内,以代为高价拍卖、出售被害人汪某某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刷卡支付保险费的方式,骗取汪某某共计6,000元。
  16、2018年3月26日,被告人陈7伙同张大星(另案处理)等人先后在本区长逸路XXX号A幢复旦软件园某公司,以上海适肯文化艺术品有限公司、上海颖斐信息登记中心为名,以代为高价出售、拍卖被害人王某2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又以POS机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王某2共计16,800元。
  以上事实,被告人郑某、郑某2、余某3、庄某、余某2、陈7、巴某某、陈某8、余某3、余某4在庭审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被害人余某1、熊某某、陈某3、向某某、吴某某、尚某、李2、孟某某、陈某4、凌某某、汪某某、王某2的陈述、辨认笔录、相关交易记录、收据、服务协议、鉴定书、协议、认购协议书、中国艺术品信息登记、微信聊天记录等证据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17、2018年3月27日,被告人陈7伙同张大星等人先后在上海适肯文化艺术品有限公司、上海颖斐信息登记中心内,以代为高价出售、拍卖被害人张某5持有的古钱币为幌子,以微信扫码转账支付鉴定费的方式,骗取张某5共计4,800元。
  以上事实,被告人陈7在庭审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被害人张某5的陈述、辨认笔录、相关交易凭证(微信支付记录显示付款金某某4,800元)等证据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另查明,公安人员在抓获被告人郑某2时,从郑某2处查获现金50,000元等物。案发后,被告人余某3家属代为退赔了被害人凌某某的经济损失61,100元并取得谅解。在本案审理中,杨某某1退出赃款50,000元,余某2退出赃款20,000元、杨某2退出赃款10,000元、韩某某退出赃款5,000元、庄某退出赃款10,000元、孙某某退出赃款8,000元、余某3退出赃款23,000元、郑某退出赃款14,000元、巴某某退出赃款10,000元、陈某8退出赃款22,500元、宋某1退出赃款31,800元、黄某某退出赃款12,800元、余某5退出赃款10,000元。
  上述事实,有公安机关出具《搜查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本院代管款收据、谅解书等证据予以证实。
  针对控辩双方的争议焦点,本院分别评析如下:
  一、关于本案的定性
  本院认为,被告人郑某2、杨某某1、陈某6、洪某某、李3、余某2、庄某、韩某某、孙某某、杨某2、巴某某、陈7、余某3、郑某、陈某8、余某4、张某2、宋某1、宋某2、黄某某、余某5单独或者相互结伙,通过网络物色古董文物收藏者,向收藏者承诺高价收购相关藏品,诱骗古董和文物收藏者到其事先勾结的相关鉴定公司通过口头约定或签订协议、艺术品交易协议、艺术品销售服务合同等方式,骗取被害人的鉴定费等各项费用。被告人郑某2、杨某某1等21人的行为均符合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的财物,故对被告人郑某2、杨某某1等21名被告人的行为,均应以合同诈骗罪定罪处罚。
  二、关于被告人陈某6、洪某某、李3对于本案骗取各被害人钱款的行为是否明知
  本院认为,被告人陈某6、洪某某、李3在亦游公司内分别担任前台、行政和保安职位,在到亦游公司任职前,其对亦游公司系专门从事合同诈骗的这一情况虽不知情,但公诉机关当庭出示的三名被告人的微信聊天记录、在案供述等证据显示,被告人陈某6、洪某某、李3在到亦游公司工作后,即加入相关实施合同诈骗的工作微信群,群内聊天内容可以反映被告人陈某6、洪某某、李3加入亦游公司后,对亦游公司系专门从事合同诈骗的公司是明知的,故对被告人陈某6、洪某某、李3及辩护人提出上述三名被告人系不知情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三、关于本案的犯罪金额
  本院认为,对本案各被告人的犯罪金额应综合全案证据来认定,本院认定的各被告人的犯罪金额,均综合了各相关被害人的陈述、相关证人证言、各被告人的当庭供述及辩解、在案供述、相关银行或微信、支付宝交易记录、pos签购单、收据、相关微信聊天记录、艺术品交易协议、艺术品销售服务合同、手机截屏等证据,对于仅有被害人陈述而缺乏其他有效证据印证的被骗现金部分,本院依法均予以相应的扣除。综合上述证据,足以认定被告人郑某2、杨某某1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的财物,且数额巨大;被告人陈某6、洪某某、李3分别担任亦游公司的前台、行政、保安职务,均服务于全公司,故对其工作期间该公司的全部犯罪数额负责;被告人余某2、庄某、韩某某、孙某某、杨某2、巴某某、陈7、余某3、郑某、陈某8、余某4、张某2、宋某1、宋某2、黄某某、余某5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的财物,均数额较大。
  四、关于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
  本院认为,被告人郑某2、杨某某1在亦游公司担任总经理,在亦游公司合同诈骗过程中,起领导作用,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依法均应当认定为主犯;被告人陈某6、洪某某、李3、余某2、庄某、韩某某、孙某某、杨某2、巴某某、陈7、余某3、郑某、陈某8、余某4、张某2、宋某1、宋某2、黄某某、余某5在共同犯罪中,分别起到次要或辅助作用,依法均应认定从犯,其中对被告人余某2、庄某、韩某某、孙某某、杨某2、巴某某、陈7、余某3、郑某、陈某8、余某4、张某2、宋某1、宋某2、黄某某、余某5依法均应当从轻处罚;考虑被告人陈某6、洪某某、李3在亦游公司分别担任前台、行政、保安等职位,在共同犯罪中犯罪情节轻微,故对上述三名被告人依法可免予刑事处罚。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被告人郑某2、杨某某1、陈某6、洪某某、李3、余某2、庄某、韩某某、孙某某、杨某2、巴某某、陈7、余某3、郑某、陈某8、余某4、张某2、宋某1、宋某2、黄某某、余某5单独或者相互结伙,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合同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被告人杨某2、郑某、余某4、余某5、余某3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均可以从轻处罚;经查被告人郑某2、余某2、宋某1、孙某某等人到案后未能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故依法不能认定坦白情节;被告人郑某2、杨某某1、余某2、庄某、韩某某、孙某某、巴某某、陈7、陈某8、张某2、宋某1、宋某2、黄某某在当庭审理中认罪态度较好,均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黄某某的部分犯罪事实已着手实施,因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系犯罪未遂,依法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处罚。被告人杨某某1等人的家属在本案审理中代为退出部分或全部赃款,对相关被告人均可酌情从轻处罚,相关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信。综合被告人庄某、郑某、黄某某、陈清凤、陈7、巴某某等人的犯罪事实、情节和社会危害性,对其均不宜宣告缓刑,故对相关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综上所述,据此,为维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保护公民财产权利不受侵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第(五)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三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郑某2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4月20日起至2022年4月19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杨某某1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4月20日起至2022年4月19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三、被告人余某2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4月20日起至2019年7月19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四、被告人庄某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4月20日起至2019年4月19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五、被告人韩某某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4月20日起至2019年7月19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六、被告人杨某2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4月20日起至2019年4月19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七、被告人张某2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4月20日起至2019年2月19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八、被告人宋某1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4月20日起至2019年2月19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九、被告人宋某2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4月20日起至2019年2月19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十、被告人郑某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4月20日起至2019年2月19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十一、被告人黄某某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4月20日起至2019年2月19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十二、被告人余某4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4月20日起至2019年2月19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十三、被告人余某5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4月20日起至2019年2月19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十四、被告人陈某8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4月20日起至2019年2月19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十五、被告人陈7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4月20日起至2019年6月19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十六、被告人余某3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4月23日起至2019年3月22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十七、被告人孙某某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6月15日起至2019年7月14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十八、被告人巴某某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5月10日起至2019年4月9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十九、被告人陈某6犯合同诈骗罪,免予刑事处罚。
  二十、被告人洪某某犯合同诈骗罪,免予刑事处罚。
  二十一、被告人李3犯合同诈骗罪,免予刑事处罚。
  二十二、扣押在案的犯罪工具、赃证物品依法没收。
  二十三、在案赃款按比例发还各被害人。
  二十四、追缴各被告人的违法所得,依法发还各被害人,不足部分责令各被告人继续退赔。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审 判 长 项  群  军
人民陪审员 周  月  霞
人民陪审员 郭  凤  英
二〇一九年一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钱丹凤、牛玲玲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二十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
(五)以其他方法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的。
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
第二十三条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
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第二十六条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
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
第二十七条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六十七条……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三十七条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但是可以根据案件的不同情况,予以训诫或者责令具结悔过、赔礼道歉、赔偿损失,或者由主管部门予以行政处罚或者行政处分。
第五十二条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如果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缴纳确实有困难的,可以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上海浩锦律师事务所地址:上海市共和新路5000弄6号1608室(共和新路与共康路路口,绿地集团)
电话: 13564084343 张昌伟主任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