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 法律咨询热线:
  • 13564084343
  • 微信号:
  • wgf90990
  • 电话、传真:
  • 021-66987299
  • 办公地址:
  • 上海市共和新路5000弄6号1608室(共和新路与共康路路口,绿地集团)

你现在的位置: > 证据调查 >

  
陈玉如、陈玉群等与倪荣亮等相邻关系纠纷一审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8-12-19 13:32 点击量:

原告陈玉如、陈运旺、陈有文、陈玉莲、陈玉群、陈敏、陈林与被告倪荣生、倪荣强相邻关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2月9日作出(2016)桂1102民初2155号民事判决书,被告倪荣生、倪荣强上诉至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后,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3月27日作出(2017)桂11民终5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本案发回本院重审。本院依职权追加陈林、陈敏、陈宝华、朱秀群作为本案原告,倪荣亮、倪荣旺、倪荣妹、倪春秀、倪桂英、倪群英、刘松、刘威作为被告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组成由审判员谢文峰担任审判长,审判员古建玲、白素明组成的合议庭,于2017年10月18日、2017年12月14日、2018年4月1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余影担任法庭记录。原告陈玉如、陈玉莲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文祥、原告陈林、陈敏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暨原告陈运旺、原告陈玉群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谢泽佩、原告陈玉如、陈运旺、陈有文、陈玉莲、陈玉群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奉晓政、被告倪荣旺、倪荣妹、倪春秀、倪桂英、倪群英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暨被告倪荣生(亦是被告倪荣亮、刘松、刘威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被告倪荣强、被告倪荣生、倪荣强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赖其君到庭参加了诉讼。原告陈宝华、朱秀群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按撤诉处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恢复原告位于房屋前段二楼砖构共墙和后段砖构自墙的原状所需的费用30000元;2、判令被告赔偿其侵占原告位于房屋东面0.2平方米的宅基地面积20000元;3、判令被告赔偿其侵占后段墙的经济补偿38760元;4、判令被告支付原告住房回建暂住补偿金27338.24元;5、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事实和理由:位于房屋(房产证号:××号)原产权人系陈展明(已故),与该房屋相邻的是聂水兰(已故)的房屋(房产证号:××号)。陈展明、张桂云(已故)是夫妻,共同生育有陈运强(已故)、陈玉如、陈玉莲、陈运旺、陈玉群、陈有文六个子女,上述六人为房产证号为50××53号房屋的继承人,陈运强未婚,有非婚生子陈林、陈敏,陈林、陈敏为陈运强的继承人。被告倪荣生是已故聂水兰的儿子,是房产证号为50××34号房屋的继承人。原告房屋的背面墙与被告房屋的南面前段8.6米为砖构共墙,后段8.5米为原告的砖构自墙。原告的房屋由原告陈玉群居住。2015年下半年,被告倪荣生、倪荣强对其房屋进行拆旧建新,在双方尚未达成共识的情况下,二被告共同拆除房屋北面墙和东面墙(包括共墙和自墙),擅自确定建房界线,并有意多占原告房屋北面墙和东面墙的面积。被告只顾自己建房,不顾原告被拆除北墙的恢复,由此引发双方的矛盾纠纷。2015年11月,国土部门鉴于被告违法建房的行为下发了《责令改正违法行为通知书》,但时至今日,二被告仍没有对原告被拆除的北墙进行恢复,而是用几根木条支撑屋顶八马替代原告的北墙,导致原告的房屋明显变成危房,随时都有倒塌的可能,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原告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均调解无果。原告认为原告房屋的北面墙(包括共墙和自墙)被被告拆除,如未能修复则对原告的房屋带来了极大的危险,根本不能住人。根据现行的物价水平,请施工队对该部分墙体进行修复(含人工、材料费)至少需要3万元。
  被告在原告的东面墙边建房侵占了原告6.5×0.2=1.3平方米的房屋滴水面积,对原告房屋今后的滴水、排风和通风造成了妨碍。由于被告已经占用该面积建筑楼房,已经难以恢复原状,应对造成的损失予以赔偿,数额为2万元。
  被告未经原告同意非法拆除原告的房屋,并且形成了危房,使原告陈玉群无法居住,对方应承担支付补偿款的义务,补偿款应根据贺州市人民政府《关于调整贺州市城市规划区范围内建设项目征地拆迁补偿及安置标准的通则》(贺政发【2013】36号)规定的补偿标准计算。
  原告向法庭提供的证据有:
  1、五原告的身份证和黄田社区居委会出具的证明,证实五原告系同胞兄弟姐妹关系。
  2、证明一份,证明陈运强在一审诉讼过程中去世了,新增其继承人陈敏、陈林继承其的诉讼地位。
  3、原告陈玉群的《残疾人证》,证明陈玉群系精神残疾病人。
  4、《房屋所有权证》(桂房证字第50××53号)和《房屋平面示意图》,证明原告的父亲陈展明系该房屋原所有人,该房屋的面积和四××界线,房屋的北面墙前段为共墙,后段为自墙。
  5、被告的房屋《房屋平面示意图》,证明被告的房屋平面结构情况。
  6、黄田镇规划建设管理站出具的《倪荣生建房与陈运强、陈运旺发生纠纷调查结果》,证明因被告建房与原告发生纠纷,以及被告建房侵占原告东面墙滴水部分土地面积。
  7、黄田社区居委会出具的证明1份,8、调解笔录1份。证明原、被告因建房问题发生纠纷,经居委会调解未果。
  9、《责令改正违法行为通知书》,证明因被告违章建房,黄田镇国土部门责令其限期整改。
  10-12、原告的房屋北墙被拆除后的照片及屋内、屋后的照片共10张,证明原告的房屋前段共墙,后段自墙被被告拆除后,被告只是将前段的一层用砖砌墙,而二层及后段房屋均只用数根木头支撑屋梁和“八码"(即“人字梁"),以及被告新建房屋占用原告房屋后墙(东面墙)屋檐滴水部分6.5m×0.2m。被告在滴水的地方安装水管一根,占用了原告的土地使用权。
  13、黄田社区居委会出具的证明1份,证明因被告建房拆除原告房屋的北墙后,造成原告的房屋主体不安全,无法入住。
  14、贺州市人民政府“贺政发〔2013〕36号"文件《关于调整贺州市城市规划区范围内建设项目征地拆迁补偿及安置标准的通知》,证明原告要求被告支付住房回建暂住补偿金系按政府规定的补偿标准计算。
  15、黄田社区居委会出具的证明1份,证明原告南墙倒塌是社区出钱帮助修好,北墙还新修了砖柱,在出事之前房屋经过维修可以居住。
  16、黄田社区居委会出具的证明1份,证明原告陈玉群在出生时一直在本案房子中居住,2015年才搬走。
  17、倪荣生和陈运强共同签名的房屋测量记录一份,证明被告具有侵权行为。
  被告辩称,一、原、被告房屋是同一地主所建,至今已近百年,双方的房屋都是先辈从地主处购买所得。被告房屋的南墙与原告房屋的北墙属于双方共墙,长度16.1米,并非原告所说的“前段共墙,后段自墙"。1××7年10月29日,政府发给被告母亲聂水兰的《房产所有权证》(证号:桂房证字第50××34号),房屋四××标明:(南)前与陈姓共墙,后至小巷,房产证的附图同时标明与原告共墙长度为16.1米。由于房屋已年久失修,成为危房,为防止发生事故,被告才决定拆除重建。在拆除房屋之前,被告与原告方进行了协商,在征得原告同意的情况下,被告才对共墙部分进行拆除,并在拆除过程中邀请左邻右舍前来参与和见证。被告在拆除与原告的共墙后,对双方房屋分界线进行丈量,于2014年12月15日与陈运强签订了《邻居房屋共墙分界线确认书》,双方对原有共墙的分界线进行了确认。被告建房亦按照双方确认的分界线建房,不存在多占用原告土地的情况。另外,被告在拆除共墙后,按照双方的约定对原告的房屋北墙进行如下处理:①在原告房屋北墙处每隔4米砌一砖柱支撑楼行;②从厅门口起至后一房间止,砌单砖墙至楼行下(长约8米,高约2.5-3米);③加固楼上原有八码。被告已对原告的房屋进行了加固和修缮,履行了相应的义务。早在2008年,由于房屋年久失修,原被告房屋共墙的后段部分发生了倒塌。后由政府的民政部门拨付补助款作为修缮危房费用,经黄田社区居委会请人清理倒塌的废砖木,在原告倒塌的北墙处砌了一根约8米高的砖柱,房屋前后山头架设八码,并用数根长木条支撑。因此,原告房屋后段用长木条支撑八码和屋梁并非被告所为,而是2008年发生墙体倒塌后由政府部门所建,原告诉称“前段共墙二楼用数根木条支撑代替共墙,后段亦用数根木条支撑屋梁和八码代替自墙"与事实不符。
  二、被告在拆除双方房屋的共墙部分后,已严格按照双方的约定对原告的房屋北墙部分进行了加固,履行了所应承担的义务。原告的房屋原本就属于危房,在2008年就已发生过墙体倒塌,之后一直无人居住。现因年久失修,其他的墙体也已经发生不同程度的损坏,已经丧失恢复原状的可能性和条件,也无恢复原状的必要性。
  三、关于原告房屋东面墙的滴水问题,滴水属于相邻关系问题,而非土地权属问题,即原告并不享有其房屋东面墙滴水部分6.5×0.2米的土地使用权。原告的《房产所有权证》载明其东面滴水宽度为0.2米,而被告的《房产所有权证》标注的该部分宽度为0.17米,该两部分是完全重合的,即为双方共用面积。被告在重建房屋时,在该处预留的宽度不低于0.17米,甚至超过0.2米。同时被告还在该处预留位置架设了一条约7米长的接水管,将原告房屋东面的瓦面雨水通过该水管引出南侧的小巷,原告的房屋根本不会受到影响。
  四、要求被告支付住房回建暂住补偿金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综上所述,原告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予以驳回。
  被告向法庭提供的证据有:
  1、聂水兰(已过世)的《房产所有权证》(桂房证字第50××34号),证明被告该房屋的南墙与原告房屋的北墙为双方共墙,总长16.1米,以及该房屋的平面结构、与原告房屋东面墙(后墙)相邻部分滴水宽度为0.17米,被告认为该部分与原告房屋东面墙的滴水部分面积为重合。
  2、证人黄某、王某、李某1等7人签名的证言,3、被告拆房前与原告进行协商的照片2张。证明被告是在经过与原告协商后,主要是与陈运强协商,才对双方的共墙进行拆除。
  4、陈运强与被告倪荣生签订的《邻居房屋共墙界线确认书》,5、双方丈量确定共墙中心分界线时的照片1张。证明原、被告双方对房屋共墙中心线进行过确认。
  6、录音光盘1张,证明原、被告经过协商,对被告拆除双方的共墙后对原告的房屋北面进行加固处理的办法,原告已经同意(通话者为原告陈运强和被告倪荣生),一审开庭时陈运强对该录音的真实性予以认可。
  7、黄田社区居委会出具的证明1份,8、证人周某、李某2和出具的证人证言证明各1份。证明原告的房屋北墙后段曾在2008年发生过坍塌,政府的民政部门为此拨专款给黄田社区居委会请人清理倒塌的废砖木、并在其北墙坍塌处砌起一根约8米高的砖柱,前后山头架设八码,用长木条支撑屋顶。
  9、证人郭某、邱某、叶某等13人共同出具的证人证言证明1份,证明原告的房屋自2008年发生过坍塌后,原告一直未对房屋进行修缮,该房屋也无人居住。
  10、原告的房屋南墙照片1张,证明原告房屋的南墙也已破损严重,明显属于危房。
  11、原告房屋的东墙与被告新建房屋西面间隔距离的照片2张,证明两房之间相隔有0.2米,被告已预留原有的滴水宽度,不存在侵占滴水面积的问题。
  12、被告在原告房屋东墙屋檐架设排水管的照片1张,证明被告架设排水管约7米长,将原告房屋东面的雨水通过水管引向南侧小巷。
  13、2015年1月7日倪荣生,陈运强对原告房屋测量尺寸记录一份,证明被告不存在侵权行为。
  14、2015年12月8日黄田社区居委会出具的调解记录,证明陈运强签字确认同意被告施工。
  经庭审质证,被告对原告证据1、2、5三性无异议。对证据3认为与本案无关联性。对证据4房屋所有权证登记内容有异议,房产证上书明1988年进行了变更登记,原始记录中原告北墙和被告南墙是共墙,不存在自墙,应该与被告提供的房产证登记为准,被告的房产登记未进行变更。对证据6调查结果第一点内容无异议,第二点内容是原告单方陈述没有实质性的内容,事实上被告不存在侵占原告房屋东面墙0.2米的滴水面积。对证据7证明属于程序性记录,未涉及实体内容。对证据8调解笔录,呈现的是程序性记录,记录的内容是陈运强同意倪荣生施工建设,而且记录时间在黄田社区的证明之后,说明是在双方纠纷发生后。证据9与本案无关联性,通知书中适用的是土地管理法62条,一户一宅的宅基地问题与本案无关联。证据10-12照片不能反映原告证明的内容,被告拆除共墙是经与陈运强协商一致后拆除,且该面墙全部是共墙,不存在自墙问题,被告方建房是按照与陈运强2015年1月7日所确定的尺寸进行建房,不存在侵占问题。水管是诉讼后增加与客观事实不符。原告提供的证据证明该水管在建房时已经架设,且并未侵占原告滴水面积。证据13陈玉群出去居住其所要证明的内容与本案无关联性。对证据14被告未发表质证意见。对证据15黄田社区证明内容没有异议,发生时间在2008年,该份证明可以看出原告房屋本身已是危房。证据16证明,原告该房屋已是危房不适合居住,不是因为被告重新建房,且关于租房居住这点与事实不符,事实上陈玉群与其姐共同居住,不存在租房的问题。对证据17三性无异议,上面记录的尺寸内容是原告的房屋尺寸,被告严格按照该尺寸进行建房,不存在侵占房屋的问题。
  原告对被告证据1房产所有权证真实性,关联性有异议,其内容与事实不符,应该以原告的房产证为准,原告的房屋产权证是1××7年8月5日,被告是1××7年10月29日。证据2证人没有出庭作证,不符合法律规定,对证据三性都不认可。对证据3协商的照片不认可,不能证明原被告进行过协商。对证据4、5确认书和照片不认可,陈运强不能代表其他原告,其他原告也没有授权于他,2016年7月22日庭审的时候陈运强也对该情况进行了说明,其也是不认可的。对证据6录音光盘三性都有异议,不知道是谁和谁的对话,且两个人的对话不能代表其他原告。对证据7居委会证明有异议,2008年是水管坍塌不是房屋坍塌。对证据8有异议,证明内容与事实不符。对证据9有异议,与原告提交的证据相抵触。2008年有维修过该房屋。对证据10照片,是被告将房屋损毁后照的,不能证明争议发生前的事实。对证据11、12都有异议,与事实不符,证实被告侵犯了原告的房屋使用权。对证据13确认书只是陈运强和倪荣生签字没有其他说明内容,对其真实性合法性也不认可,是不是陈运强签字原告不知道,即使是他签字也不能代表其他原告。对证据14调解笔录上面有涂改,黄田社区居委会两个人签字明显是同一个人所写,对该记录三性都不认可,有伪造的嫌疑,不能证实被告所要证明的内容。
  本院认为,对双方无异议的证据原告证据1、2、5本院予以认定;原告证据3与本案没有关联性,本院不予认定;原告证据6-12、16真实客观,本院予以认定;原告证据13黄田社区居委会出具的证明,因原告的房屋原本就属于年久失修的危房,并非被告拆除共墙后才变成危房,因此该证据的内容与客观事实不符,不予认定;原告证据14与本案的处理无关联性,不作认定;原告证据15证明原告房屋年久失修,政府帮助维修过,新修的约八米的砖柱与被告陈述一致,予以认定;原告证据17可以证明陈运强、倪荣生对房屋进行了测量,本院予以认定。被告证据1客观真实,本院予以认定;被告证据2证人在原审时出庭作证,其证明内容与被告证据3、4、5、6、13、14相互印证,能够证明被告在拆除房屋前曾经与陈运强协商过,并征得陈运强同意,本院对该部分证据所证明的内容予以认定;被告证据7、8、9、10内容客观真实,与本案的处理具有关联性,予以认定;被告证据11、12证明双方房屋的现状,本院予以认定。
  经审理查明:陈运强(已故,其子陈敏、陈林)、陈运庭(已故,其妻朱秀群、其女陈宝华)、陈玉如、陈运旺、陈有文、陈玉莲、陈玉群系同胞兄弟姊妹;倪荣生、倪荣强、倪荣旺、倪荣亮、倪荣妹、倪春秀、倪群英、倪荣秀(已故,其子刘松、刘威)系同胞兄弟姊妹。
  原告的父亲陈展明(已故)在鸡仔行购置有一间砖木瓦结构房屋(即黄田镇鸡仔行××号),于1××7年8月5日办理《房产所有权证》,证号为桂房证字50××53号,房屋分为前间和后间,前间为二层阁楼结构,后间为一层结构,房屋深度为16.1米,总面积为106.76平方米。被告的母亲聂水兰(已故)亦在鸡仔行购置有一间房屋,于1××7年10月29日办理《房产所有权证》,证号为桂房证字50××34号,该房屋占地面积为167.49平方米,亦为砖木瓦结构。上述原、被告两家祖传的两间房屋紧密相邻,大门向西临街。被告的房屋位于原告房屋的北面和东面,亦分为前后两部分,其中前面部分的东墙紧邻原告房屋的北墙,后面部分的西墙紧邻原告房屋的东墙(后墙),后面部分的南墙紧邻南面的小巷,因此被告的房屋对原告的房屋形成半包围的形状,两家房屋相邻部分无门窗,亦无通风和排水的空间。被告的桂房证字50××34号《房产所有权证》的四××界线标注南墙为“前与陈姓共墙,后至小巷";附图标明:该房屋与原告房屋相邻的南面墙为“共墙",即与原告的桂房证字50××53号房屋的北面墙部分为双方“共墙"。附图还显示被告后面一间房屋的西墙属于向原告房屋东面墙(即后墙)“借墙",即被告该间房屋的西面无自墙,屋顶瓦面紧靠原告房屋的东面墙搭建,“借"原告房屋的东面墙为“墙",原告的房屋在该处的屋檐“滴水"部分有0.2米的宽度。而原告的桂房证字50××53号《房产所有权证》的四××界限标注东面“邻倪荣生房檐滴水为界"、北面“前段墙与倪姓共,后段自墙",但在附图上并无“共墙"标记。
  原、被告的上述房屋均属于有近百年历史的砖木瓦结构房屋,房间低矮阴暗潮湿,年久失修,不少部位已经自然破损,早已属于危房。原告的房屋在多年以前就只有身患精神疾病的原告陈玉群一人居住,其他原告并不在该房屋居住。2008年,原告的房屋北墙后段发生自然坍塌。由于当时仍在该房屋居住的原告陈玉群属于困难户,无钱维修房屋,黄田镇政府民政部门为此拨出专款给黄田社区居委会,委托居委会雇人为原告维修已部分坍塌的房屋。维修人员在清理了坍塌的废旧砖木后,在中间位置砌了一根约8米高的砖柱,架起横梁和“人字架",并用数根长木头将横梁和“人字架"支撑起来,防止整座房屋倒塌。2016年7月,原审审判人员到该房屋进行现场勘察拍照时,该房屋实际上已是长期无人居住的状况,屋内无任何家具。
  2014年夏天,被告倪荣生、倪荣强拟将自己的上述房屋拆除重建,但由于与原告房屋北墙相邻的部分属于双方共墙,拆除后必然对原告的房屋造成影响。为此,被告经征求陈运强的意见,在对原告的房屋采取安全保护措施的情况下拆除了被告自己的房屋(包括双方房屋间的共墙)。为避免原告的房屋因拆除共墙后倒塌,被告雇人用木头将原告的房屋前面房间靠北面墙处的阁楼、横梁和“人字架"支撑起来。2014年12月15日,为确认双方房屋之间的中心分界线,被告倪荣生与陈运强签订了一份《邻居房屋共墙界线确认书》,双方共同确定了两家房屋间的中线界线位置,被告倪荣生和陈运强在该确认书上签字确认。确认了中心线后,被告在自己旧房屋的原址上建起一幢四层高的新房屋。同时,被告还用砖在原告房屋的前面房间的北面处砌起一面高至阁楼底的承重墙,阁楼上面靠北墙处则用十多根木头支撑住横梁和“人字梁"。在被告新建房屋与原告房屋屋面瓦接触的地方,被告用水泥砂浆把缝隙封闭,避免雨水渗漏。而在原告房屋的后面(即东面),被告则将原告房屋原有0.2米宽的屋檐滴水拆除一部分,新建的房屋墙面距原告房屋的东面墙只有0.06米,房屋的基础则紧靠原告房屋的地基边建筑。为避免下雨时原告的房屋瓦面雨水冲刷双方房屋的墙壁,被告在该处做了一个水槽,并用一根塑料管将屋檐水引出旁边南面的小巷。
  原告认为被告拆除房屋及双方的共墙后,只用数根木头支撑原告房屋的屋梁,没有为原告将北墙砌好,造成原告的房屋变成危房,无法居住,并认为被告建房侵占了原告的土地,为此诉至法院。
  本案的争议焦点:1、被告拆建房屋是否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2、原告要求被告恢复房屋原状,并支付原告回建房屋暂住补偿金是否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本院认为,原、被告两家的上述房屋,均属于有近百年历史的砖木瓦结构房屋,其中原告的房屋部分墙体早在2008年就因自然损坏而发生过坍塌,现部分墙体也已经开裂,门窗破损,证明双方的房屋早已属于危房,并非因被告拆除了双方的共墙后才变成危房。被告的房产证的四××界线明确载明南面墙“前与陈姓共墙,后至小巷",附图也注明南墙前段16.1米全部为共墙,即与原告房屋相邻的16.1米为共墙;“后至小巷"则应当是后面的一间房屋的南墙与南面的小巷相邻。虽然原告的房产证四××界线标明北面墙“前段墙与倪姓共,后段自墙",其中“后段自墙"与被告的房产证记载的内容不一致,但由于原告房屋北墙的后段在2008年发生过坍塌,之后由政府部门出资为原告维修房屋,但也只是在后间房屋的中间砌一根砖柱,架设“人字梁"并用数根木头支撑而已,因此该北墙的后段部分不论是“自墙"还是“共墙",均无证据证明是被被告拆除。该房屋的前段共墙部分已被被告拆除是客观事实,但拆除该共墙是经过与陈运强协商并得到陈运强同意的。虽然被告没有与其他原告协商,因其他原告大都不在该房屋居住,被告有理由认为陈运强能够与其他原告沟通并且能够代表其他原告的意见,被告没有义务逐一征求各原告的意见。因此,陈运强同意被告拆除房屋即双方的共墙,也应视为其他原告同意。被告拆除双方房屋的共墙后,与陈运强确认了双方房屋之间的中线,并以此中线为界建房,未侵占原告的土地。
  关于原告房屋后面(即东面)屋檐“滴水"部分的问题。被告在建筑房屋后面的部分时,拆除了原告房屋后面的“滴水"部分的屋檐瓦,该部分属于原告房屋的屋檐,“滴水"线内属于原告享有使用权的范围。因此,被告在该处拆除原告房屋的“滴水"屋檐部分,并将新房屋的地基紧靠原告房屋的墙边建筑,确实侵占了原告房屋使用土地的“滴水"范围,侵占面积为6.5×(0.2-0.06)=0.91平方米,被告的行为构成民事侵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的规定,被告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由于被告侵占原告的土地面积小,而被告的新房屋已建至四层,如果为退还原告0.91平方米的土地而拆除被告四层高的楼房,造成被告的损失必将远远大于原告获得保护的利益,该结果明显丧失公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第一款“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一)停止侵害;(二)排除妨碍;(三)消除危险;(四)返还财产;(五)恢复原状;(六)赔偿损失……"的规定,对原告因屋檐“滴水"部分被被告侵占而造成的损失,采取由被告经济补偿的方式处理较适宜,本院酌情确定由被告赔偿原告5000元。
  关于原告提出被告拆除双方的“共墙"后,只将原告房屋北墙前段底层砌单墙至二层阁楼底,阁楼上面则用十多根木头支撑屋梁和“人字梁",并认为用木头支撑不安全,要求被告砌砖墙至阁楼顶的问题。被告为自己建房而拆除与原告房屋的共墙,被告除了应对拆除共墙后原告房屋与共墙部分结构的安全承担责任外,还应当为原告的房屋恢复原来共墙部分的墙面,以避免影响原告对房屋的使用。被告辩称“砖墙只砌到阁楼底,阁楼上用木头支撑"的方案经原告同意的,但被告没有提交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对被告的该辩称本院不予采信。被告应当承担将原告房屋前段原共墙部分的墙面加工至阁楼顶的责任。但是,由于原告的整座房屋属于危房,安全系数低,无论作任何施工或者改动,均难于确保房屋的安全。就目前被告对原告的房屋所采取的安全措施看,底层已砌砖墙支撑住阁楼的木梁,阁楼上面则用十多根木头支撑住房屋的主梁和“人字梁",采取此种措施的安全责任应由被告承担。但如果在目前的情况下勉强将底层的砖墙加高至阁楼顶,因墙体是单墙,过于单薄,施工过程也不能确保墙体是否平整,在未经专门机构进行安全评估的情况下,不能保证所砌的墙体本身是否安全。原告坚持要求被告恢复该面墙的原状,则应由原告自行找人施工。所需费用由被告承担,且施工过程中和施工后的房屋安全问题应由原告自行责任。鉴于恢复该部分墙体的工程量并不算大,本院酌情确定由被告承担恢复该部分墙体的费用18000元,并由被告直接支付给原告。
  关于原告主张要求被告按征地拆迁的标准支付回建房屋暂住补偿金的问题,本院认为原告该项请求无法律依据,但鉴于被告建房期间确实给原告使用该房屋造成一定影响,本院酌情确定由被告补偿原告租房费用5000元。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倪荣生、倪荣强、倪荣亮、倪荣旺、倪荣妹、倪春秀、倪桂英、倪群英、刘松、刘威赔偿原告陈玉如、陈运旺、陈有文、陈玉莲、陈玉群、陈敏、陈林恢复共墙墙面的费用18000元;
  二、被告倪荣生、倪荣强、倪荣亮、倪荣旺、倪荣妹、倪春秀、倪桂英、倪群英、刘松、刘威赔偿原告陈玉如、陈运旺、陈有文、陈玉莲、陈玉群、陈敏、陈林因侵占屋檐“滴水"而造成的经济损失5000元;
  三、被告倪荣生、倪荣强、倪荣亮、倪荣旺、倪荣妹、倪春秀、倪桂英、倪群英、刘松、刘威赔偿原告陈玉群租房损失5000元;
  四、驳回原告陈玉如、陈运旺、陈有文、陈玉莲、陈玉群、陈敏、陈林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2622元(原告已预交),由被告倪荣生、倪荣强、倪荣亮、倪荣旺、倪荣妹、倪春秀、倪桂英、倪群英、刘松、刘威负担700元,原告陈玉如、陈运旺、陈有文、陈玉莲、陈玉群、陈敏、陈林负担1922元。
  上述债务,义务人应于本案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权利人可在本案生效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最后一日起二年内,向本院申请执行。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谢文峰
审判员  白素明
审判员  古建玲
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余 影
分享到:
关注法宝动态:
 


上海浩锦律师事务所地址:上海市共和新路5000弄6号1608室(共和新路与共康路路口,绿地集团)
电话: 13564084343 张昌伟主任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