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 法律咨询热线:
  • 13564084343
  • 微信号:
  • wgf90990
  • 电话、传真:
  • 021-66987299
  • 办公地址:
  • 上海市共和新路5000弄6号1608室(共和新路与共康路路口,绿地集团)

你现在的位置: > 证据调查 >

  
张学裕、吴某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8-12-19 13:35 点击量:

上诉人张学裕、吴某、王xx因与被上诉人王道坤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人民法院(2016)川1602民初430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4月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张学裕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谢兵、上诉人吴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张学裕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人民法院(2016)川1602民初4308号民事判决第一项,改判张学裕对自己受伤的损失不承担责任;2.二审诉讼费及一审各项费用由吴某、王xx、王道坤承担。事实和理由:1.吴某、王xx、王道坤主张双方系劳务关系并约定了工钱,应当对此承担举证责任,但其并未提供相关证据证实,且张学裕与吴某、王xx、王道坤又是亲戚关系,修建该偏房(即车库)仅需少量木工活,根据农村一般习俗,本案应认定为无偿帮工;2.即使如吴某、王xx、王道坤所说双方系劳务关系,张学裕从事的木工比一般泥水工技术含量更高,其约定的工钱也应当高于150元/天;3.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规定,没有证据证明吴某、王xx、王道坤明确拒绝上诉人帮工,张学裕在帮工过程中所受损害应由吴某、王xx、王道坤承担责任。综上,一审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二审法院查明事实,依法改判。
  吴某辩称,1.原审法院经过调查案件事实,已经明确认定其与张学裕系劳务关系,且约定了工钱为150元/天,因此本案并非张学裕方主张的无偿帮工关系,其主张没有事实依据,请二审法院驳回其上诉请求。
  吴某、王xx上诉请求,依法改判吴某、王xx不承担本案的任何赔偿责任。事实和理由:1.在一审中吴某、王xx已经举示了证据证实该房屋属于王道坤所有,在该房屋旁搭建的偏房的所有权也应当属于王道坤,一审中的证人证言也均能证实张学裕系王道坤请来提供劳务的。上诉人并未邀约张学裕提供劳务,也未在施工现场对其进行管理和调度,一审认定张学裕与王道坤共同接受劳务系认定事实错误。2.张学裕是王道坤请来提供劳务的,张学裕提供劳务的报酬也是和王道坤商议的,张学裕为王道坤享有独立产权的房屋搭建偏房,受益人当然应认定为王道坤,一审法院在张学裕未提供任何证据证实修建该偏房是基于吴某、王xx家庭共同利益的情况下认定吴某、王xx也是修建该偏房的受益人系认定事实错误。3.经过一审法庭调查,可以认定吴某、王xx在本案中既未接受劳务,也无任何过错,一审判决吴某、王xx与王道坤承担共同赔偿责任缺乏法律依据。
  张学裕辩称,上诉人所称的修建偏房实际上是修建车库,该车库实际上是用于停放吴某用于进货的车辆,因此一审认定吴某、王xx、王道坤作为修建该偏房的共同受益人是正确的;2.吴某本人也曾邀请张学裕为其修建该偏房。
  张学裕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决吴某、王xx、王道坤连带承担张学裕因从事帮工工作受伤产生的医疗费433,873.1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820元、营养费5400元、续医费6000元、护理费66,900元、后续护理费525,600元、伤残赔偿金357,021元、误工费41,023.5元、精神抚慰金17,500元、交通费3000元、住宿费4920元、鉴定费2500元,共计1,469,557.62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吴某、王xx系夫妻关系,双方于1997年11月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王xx系精神一级残疾人,王道坤系王xx之父。吴某、王xx、王道坤系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在共同生活期间王道坤于2000年向广安市广安区恒升供销社购买了位于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肖溪镇碧佛村3组的一座房屋,并供家庭使用。2015年11月下旬,王道坤在该房屋旁搭建偏房,找到张学裕为其做木工。2015年11月28日下午,张学裕在做工的过程中为上墙搭檩子,不顾他人劝阻,将梯子搭在正在修建中的偏房尚未凝固的墙角处,后其自行往上攀爬的过程中,由于墙砖掉落,张学裕随梯子摔倒在路面并受伤。
  张学裕受伤当日即进入广安市广安区第二人民医院治疗,诊断结论为:“脑挫裂伤、蛛网膜下腔出血",当日用去医疗费2357.08元。因病情较重,于当日即2015年11月28日转至广安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住院治疗2天,于2015年11月30日出院,用去医疗费5934.15元,出院诊断结论为:“1.广泛性脑挫裂伤;2.弥漫性轴索损伤;3.颅底骨折;4.多处皮肤裂伤"。出院医嘱为:“转重庆新桥医院继续治疗"。2015年11月30日,张学裕转至第三军医大学新桥医院住院治疗,住院治疗42天,于2016年1月11日出院,用去医疗费275,049.69元。2016年1月11日,张学裕到广安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住院治疗171天,于2016年6月30日出院,用去医疗费139,311.09元。2016年7月15日,张学裕到广安市人民医院进行门诊治疗,用去医疗费235.69元。2017年4月25日,张学裕到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住院治疗,住院治疗5天,于2017年4月30日出院,用去医疗费7551.92元。
  张学裕在住院治疗期间及出院后为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及残疾辅助器具费用共计2397.7元(购买成人护理垫、一次性口罩、一次性手套、鞋套、护理床等)。
  2016年8月31日,张学裕委托广安世纪司法鉴定中心对其伤残等级、后续治疗费、护理依赖程度、护理期及营养期进行评定,广安世纪司法鉴定中心于2016年9月22日作出了广世司鉴[2016]临鉴字第1296号法医临床学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张学裕颅脑之损伤评定为二级伤残;后续治疗费评估为人民币48,000元(肆万捌仟元整);康复治疗费以产生的实际发票为准;护理期评定为270天、营养期评定为270天;护理依赖程度评定为完全护理依赖",共产生鉴定费2500元,该鉴定费由张学裕支付。
  2016年12月1日,王道坤向一审法院提出鉴定申请,申请对张学裕的伤残等级、后续治疗费、护理依赖程度、护理期限进行重新鉴定。2017年9月20日,张学裕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进行体感诱发电位、运动诱发电位检查,产生检查费1540元,该检查费由王道坤支付。四川求实司法鉴定所结合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体感诱发电位、运动诱发电位检查报告,于2017年9月28日作出川求实鉴[2017]临鉴5809号法医学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1.被鉴定人张学裕的伤残等级目前为Ⅳ(四)级;2.被鉴定人张学裕目前的后续医疗费共计约需人民币6000.00元(陆仟元);3.被鉴定人张学裕目前仍需他人护理其日常生活,护理期评定至此次伤残评定前一日止;4.被鉴定人张学裕目前属于大部分护理依赖程度范围",共产生鉴定费用3630元,该鉴定费由王道坤、吴某、王启云支付。
  2016年11月4日,张学裕向一审法院申请财产保全,申请对吴某、王xx所购的位于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金安大道三段51号城南壹号9栋1-8-6号住房一套予以查封,查封金额以300,000元为限。一审法院于2016年11月4日作出了(2016)川1602民初4308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查封吴某、王xx共同所有的位于广安市广安区金安大道三段51号城南壹号9栋1-8-6号住房一套、担保人杨俊杰提供的担保财产即其所有的位于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兴安中街101号3幢1单元601号住房一套。案件申请费2020元由张学裕预交。
  同时查明,张学裕受伤后,吴某已向其支付了医疗费用230,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个人之间形成的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关于张学裕是否系义务帮工人的问题,王道坤称其与张学裕约定的做工报酬是150元一天,但出事后并未支付工钱。张学裕称其在王道坤家做工第一天便出了事,其出示的调查白益贵的笔录显示张学裕是已在王道坤家做工几天后才出的事,结合法院调查蒋华炳、白益贵的笔录来看,张学裕为王道坤家做工不只一天,王道坤家已给付蒋华炳、白益贵作为泥水工的报酬,张学裕对该部份事实的陈述相互矛盾,故对张学裕称其系义务帮工人的意见不予采信。
  王道坤家为修建偏房,找到张学裕为其做木工,张学裕在做工的过程中,将梯子搭在正在修建中的偏房尚未凝固的墙角处,在其自行往上攀爬时,由于墙砖掉落,张学裕随梯子摔倒在路面并受伤。王道坤家作为接受劳务一方,应为施工人员提供相应的安全防护措施而未提供,未尽到安全注意义务,故应对张学裕的损伤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对吴某辩称他与妻子王xx与本案没有关系,不应承担任何责任的意见,因张学裕系为王道坤家庭修建偏房而受伤,且该处房屋供王道坤家庭使用,三人均系受益人,故对其该辩称意见不予采纳。因张学裕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其疏于自身的安全防范和避险意识,未尽到安全注意义务,在他人已提醒注意安全的情况下,仍然自行将梯子搭在尚不稳固的墙体上,因受力原因导致支撑梯子的砖块掉落,致使其随梯子摔下受伤,张学裕亦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对张学裕主张的赔偿请求中,结合案件查明的事实,对于张学裕主张的护理费、后续护理费、残疾赔偿金、误工费、交通费、住宿费、为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及残疾辅助器具费过高部份不予支持。张学裕因事故受伤纳入案件赔偿的损失为:医疗费430,439.62元(包含王道坤、吴某、王启云垫支的230,000元)、为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及残疾辅助器具费2397.7元、残疾赔偿金317,352元(28,335元/年×16年×0.7)、误工费31,608.88元(34,491元/年÷365天×669天÷2)、护理费66,383.13元(36,218元/年÷365天×669天×1人)、后续护理费463,590.4元(36,218/年×16年×80%)、续医费6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820元(10元/天×1天+20元/天×2天+50元/天×42天+20元/天×171天+50元/天×5天)、营养费5400元(20元/天×270天)、精神损害抚慰金17,500元(25000元×0.7)、交通费酌情考虑为2000元、住宿费酌情考虑为600元,共计1,349,091.73元。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八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三十五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法律条文全文附后)之规定,遂判决:一、张学裕在本案中的损失合计为1,349,091.73元,由吴某、王xx、王道坤共同承担674,545.87元(扣除其已支付的230,000元,吴某、王xx、王道坤还应共同承担444,545.87元),张学裕自行承担674,545.86元;二、驳回张学裕的其他诉讼请求。上述款项,限吴某、王xx、王道坤在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给付。案件受理费16,942元,减半收取计8471元,案件申请费2020元,共计10,491元,由张学裕负担5245.5元,吴某、王xx、王道坤共同负担5245.5元。其他诉讼费7670元(鉴定费6130元及检查费1540元),由张学裕负担5085元,吴某、王xx、王道坤共同负担2585元。
  二审中,张学裕向本院提交新证据两组,第一组为张学裕与吴某通话记录以及刘佑碧的户口簿复印件和调查笔录,拟证明吴某曾和张学裕联系商量修建车库事宜,吴某对张学裕参加车库修建事宜知情。第二组为张俊芳与王xx、王道坤的通话录音,张俊芳与吴某的对话录音以及川X×××××车辆查询信息,拟证明张学裕参与修建的车库是用于停放吴某进货的车辆,吴某系修建车库的实际受益人。吴某质证称:第一组证据中,调查笔录的被调查人系张学裕的妻子,其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其证言不具备客观性;吴某与张学裕的通话记录不能反映通话内容,不能达到证明目的。第二组证据中,对于张俊芳与王xx的通话录音,王xx为××人,其通话内容不具有证据效力;张俊芳与王道坤的通话录音不能证明该偏房就是车库,也不能证明吴某是修建该偏房的受益人;张俊芳与吴某的对话录音以及车辆查询信息也不能证明修建的偏房就是用于停放吴某的车辆。
  二审查明事实与一审查明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关于张学裕是否系无偿为王道坤、吴某、王xx家义务帮工致损问题。从本地社会实际及司法实践来看,提供有偿劳务为通常,义务帮工为例外。对义务帮工例外情形,要求当事人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明,但张学裕并无证据证实其是义务帮工,结合同时为王道坤修建车库的工人蒋华炳、白益贵的调查笔录,可以认定本案中张学裕为王道坤家修建偏房属于提供有偿劳务。
  关于吴某、王xx是否应当承担责任的问题。经本院庭审查明,位于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肖溪镇碧佛村3组的案涉房屋虽然登记在王道坤名下,但是该房屋购买于王xx与吴某结婚后,且一直用于家庭生产生活,在该房屋旁边修建偏房,亦是为了方便停放吴某用于进货的车辆,应当认定修建偏房系基于家庭共同利益,故一审判决王道坤、王xx、吴某三人共同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并无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张学裕、吴某、王xx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6,942元,由张学裕负担8471元(申请缓交),吴某、王xx负担8471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郑绍刚
审 判 员 陈 萱
审 判 员 张 波
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
法官助理 李 刚
书 记 员 田 玲
分享到:0
关注法宝动态:
 


上海浩锦律师事务所地址:上海市共和新路5000弄6号1608室(共和新路与共康路路口,绿地集团)
电话: 13564084343 张昌伟主任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