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 法律咨询热线:
  • 13564084343
  • 微信号:
  • wgf90990
  • 电话、传真:
  • 021-66987299
  • 办公地址:
  • 上海市共和新路5000弄6号1608室(共和新路与共康路路口,绿地集团)

你现在的位置: > 证据调查 >

  
上海货款纠纷律师申请诉讼保全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9-10-09 16:55 点击量:

上海宝山区合同纠纷律师与上海货款纠纷律师劳动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上海宝山区合同纠纷律师与被告上海货款纠纷律师劳动合同纠纷案,本院于2019年1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原告上海宝山区合同纠纷律师诉称,原告于2016年5月3日进入被告处工作,担任技术总监,双方签订过一份劳动合同,但目前找不到了。原告的工资标准为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30,000元,其中被告每月于20日固定银行转账至原告尾号为3123的银行卡为原告发放上个月工资9,000元,被告另外转账钱款至原告的尾号为1533的银行卡,其中包含原告的另一部分工资21,000元以及其他员工的工资,原告收到钱款后代被告给其他员工发放工资。原告入职时,因被告的实际控制人赵辉因从事线下金融产生了信用问题,故要求原告帮忙担任被告的法定代表人并给予原告10%的股份,2018年11月左右,被告处开始没活可干,也不给员工发放工资,故原告在联系不到负责人的情况下,工作至2018年1月底之后离职。原告工作期间,被告未足额为原告发放工资且因原告系被迫离职,被告应当给予经济补偿,故原告不服仲裁撤销决定,起诉要求被告支付:1、2017年3月至2018年1月期间的工资差额259,550元;2、2016年5月3日至2018年1月31日期间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42,792元。
  被告上海货款纠纷律师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系于2016年5月3日入职,自被告公司成立之初,原告即担任法定代表人,并且占有10%的股份。同时原告具有劳动者身份,在被告处从事技术工作,双方曾签有劳动合同,其中约定原告的月工资标准为9,000元/月,被告已经按照该标准足额支付了原告工资,不存在差额。2017年10月,因被告经营状况很差,原告开始找寻其他的工作单位,之后就陆续不再至被告处上班,被告为原告办理的退工登记上载明就业终止时间为2017年12月31日,但由于社保的滞后性,被告为原告缴纳社会保险费至2018年1月。
  经审理查明,被告公司于2016年4月13日工商登记成立,法定代表人为原告。2018年2月11日,法定代表人由原告变更为陈俊。2018年6月19日,法定代表人由陈俊变更为许阳凯。被告为原告缴纳有2016年9月至2018年1月期间的社会保险费,并为原告办理了日期分别为2016年4月13日、2017年12月31日的招、退工登记。
  另查明,原告于2018年10月25日向上海市宝山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被告支付2016年10月1日至2017年1月31日、2017年5月1日至2018年1月31日期间工资238,550元、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56,271元。仲裁委员会以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原告担任被告法定代表人期间的工资及赔偿金,主体不适格为由,作出撤销案件决定。原告不服该决定,诉至本院。
  上述事实,有通知书及当事人的陈述等证据予以佐证,经庭审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审理中,原告为证明其主张提供以下证据:
  1、银行对账单(尾号分别为3123、1533),证明被告每月固定向原告3123银行卡上发放9,000元(扣除社保费用等后为7,137.50元),被告控制并使用原告的1533银行卡,并通过该卡为原告每月发放另外的21,000元。原告表示3123银行卡显示工资的转入情况如下:2016年6月20日7,137.50元、21,000元;2016年7月15日21,000元、2016年7月20日工资7,137.50元;2016年8月15日21,000元、2016年8月19日工资7,137.50元;2016年9月20日21,000元、2016年9月20日工资7,209.50元;2016年10月20日21,000元、2016年10月20日工资7,137.50元;2016年11月21日工资7,137.50元、2016年11月23日21,000元;2016年12月20日20,995元、工资7,137.50元;2017年1月20日工资7,137.50元;2017年2月28日工资7,137.50元;2017年3月20日21,000元、工资7,137.50元;2017年4月20日工资7,137.50元、2017年4月21日21,000元;2017年5月22日工资7,137.50元、2017年5月25日21,000元;2017年6月20日工资7,137.50元;2017年7月20日工资7,137.50元;2017年9月29日工资7,137.50元;2017年10月27日工资7,137.50元;2017年11月1日工资7,137.50元。原告1533的银行卡向原告3123银行卡的打款记录如下:2016年6月20日2,106.39元、2016年7月15日2,317.24元、2016年8月15日1,918.20元、2016年9月20日2,286.49元、2016年10月20日1,110.39元、2016年11月23日3,981.78元、2016年12月20日5元、2016年12月20日3,398.01元、2017年1月24日3,416.40元、2017年2月22日10,000元、2017年3月1日3,654.72元、2017年3月20日3,895.98元2017年4月21日3,112.40元、2017年5月22日3,136.80元、2017年6月20日1,837.59元、2017年6月23日367.50元、2017年7月21日2,989.25元、2017年8月4日385.50元、2017年8月28日47,750元、2017年9月29日3,763.35元、2017年10月24日1,902.75元、2017年10月25日609元、2017年11月1日1,758.75元。被告对上述银行对账单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是从3123银行卡来看,被告已经足额支付了原告工资,并无拖欠。1533银行卡的所有人系原告,该银行卡由原告控制,因原告带领其技术团队为被告提供本职工作之外的服务,故被告将相关的技术服务费支付给原告,至于原告如何在其技术团队内分配钱款由原告本人决定。而且自2017年5月之后,因原告的技术团队并未为被告提供有益的服务,故被告决定不再要求原告及其团队提供本职工作之外的服务,但原告提出钱款继续支付,最后再算总账,故被告转账给原告1533银行卡的名目都从“技术服务费"变更为“往来"。
  2、原告与被告财务及现任法定代表人许阳凯之间的QQ邮件往来,其中包含有2017年6月、2017年8月至2017年12月期间的员工工资表,原告表示当时原告仍然担任被告处的法定代表人,被告相关工作人员按照公司内部流程将工资表发送给原告。其中原告作为技术总监工资为30,000元/月。被告对该电子邮件真实性不予认可,当时许阳凯只是从事人事工作并非被告的法定代表人,且许阳凯系原告的下属员工,接受原告的管理。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

上海浩锦律师事务所地址:上海市共和新路5000弄6号1608室(共和新路与共康路路口,绿地集团)
电话: 13564084343 张昌伟主任律师